残花.败柳

 (一)

 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性别和来历?也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杀人时用的是什么武器?因为每个死在他手上的人几乎都是没有伤口的。人们只知道他每次杀人的时候都会留下一朵残缺的花朵和李后主的一首叫《乌夜啼》的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像没有人会知道他为什么要杀那些人一样?也许在每个人的生命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令他无法忘怀的东西,或喜或悲或疼痛。而每当江湖上的人谈起他的时候,他们的表情也就像他所杀的那些人的表情一样--有恐惧的、有兴奋的、也有忧伤的。后来人们就给他起了个绰号叫“残花”。

 “败柳”和“残花”几乎是同时在江湖上出现然后成名的。和“残花”不同的是“败柳”这个人好象很喜欢救人。不管是想杀人的人,还是要被杀的人,他都喜欢救。只是他从不救残花要杀的人。所以也就有人怀疑:残花就是败柳,败柳就是残花。每次有人问他尊姓大名的时候,他总会不假思索的回答:“败柳”。而每次被他救的人向他表示感谢时,他又会说:“不用谢我,因为我救你不是为了你。” 说完这句话,他就会头也不回的走开。

 他的这句话听起来好象很深奥,但其实往往越深奥的东西,它的理由也就越简单。他救人时用的武器是一根很不起眼的柳棒。据说这根柳棒是从一棵千年柳树的身上取下然后经过精细加工而成。后来人们把这根柳棒也称作“败柳”。一开始几乎没有人会相信柳棒也可以当武器的。但后来几乎所有江湖上的人都会说“败柳**是**武林最了不起的武器之一,它绝不压与“追魂剑客”的“追魂剑”。

 每年的冬天,当大片大片的雪花飘起来的时候,“败柳”就会从江湖上消失一段时间。他的这个习惯已经持续好多年了,没有人知道他这段时间去了哪里?他就好象在人间蒸发了一样。但只要天气一转暖,他又会在江湖上继续着他救人的事业。所以每当在他消失的这段时光里就会有许多人兴风作浪,也有许多人会藏头露尾。因此有些人对他恨之入骨,而另一些人却对他感激不尽。

 (二)

 很多年前,我就被江湖上的人称作“追魂剑客”。他们是这样形容我的剑法的:“追魂剑客”的剑犹如清晨里的浓雾笼罩你的周身,永远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剑会在什么时候刺出,会从哪个方位刺出?甚至连你被杀的时候你都还不知道。我是近几年被江湖公认的最神秘的杀手之一。因为他们不明白我有这么好的武功为什么还要当杀手?而且我也是江湖上惟一一个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木箱子做职业杀手的人。

 我每次****的时候都会在前一天先通知那个要被杀的人。我每次完成任务后从不愿多收一分钱。然后我又要花掉我所得的钱里的很大一部分钱去安葬那些我所杀的人,剩下的钱几乎只够我维持生活而已。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像没有人知道我的木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一样?有些人认为我的箱子里面装的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也有人认为这是我练剑时用的秘笈,还有的人则认为这是我杀人时所用的暗器。

 我是几年前有了这口箱子后才沦为杀手的。自从我有了这口箱子,我就不允许任何人碰它。这也许使得我和我的箱子变得更为神秘。但还是会有很多人冒险想打开我的箱子,所以他们都为这付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也许他们并没有错,有错的只是人的好奇心。许多人在他们好奇心极度膨胀的时候,往往会做出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事情。就像我的剑有时要杀人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的一样。可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了我箱子里面的东西,我想那些为它死掉的人,他们肯定会很死不瞑目的。

 这几年来,我一直背着这口箱子游走在五岳三山之间,但我始终走不出对一个人的愧疚。她的名字叫小莲,是我未过门的妻子。其实她一直以来都是想和我一起浪迹江湖的。可是那时我担心她习惯不了刀光剑影的世界,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带着她。或许也是我嫌她麻烦的原因,因为那时我还是个只懂得追求名利的年轻人。每次当我离开家乡的时候,她都会希望我多留一刻,可是每一次她都还是无法挽留住我。而每次当我回到家乡的时候,我都会看到我们的房子里写满了好几百个“盼”字。写一个“盼”字,这是她每天都要做的事情。她每次写好这个字时都会看着这个字好长一段时间,就好象我要离开时,她看着我时的表情一样。

 直到有一年的一天当我要离开家乡的时候,她想对我说什么却又没说什么然后只是默默流泪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很心疼,然后我就对她说,“再过两年,等我击败剑神“楚天狂”的时候我一定带你一起浪迹江湖,我们一起游历五岳三山,再一起去实现我们去天山看雪莲的梦想。” 她听了后点了点头,之后我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直到后来有一天,我差点死在“楚天狂”的剑上的时候,我忽然明白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那才是我人生最荣幸的事。所以那一年,在我击败“楚天狂”后换得另外一个“剑神”称号的时候,我带着我还没愈合的伤口回到了我的家乡。可是我看到只是一座没有了她影子的房子。后来我家乡的人告诉我她在两年前死于难产,那一刻我的整个人都空了,从此我再也无法原谅我自己。原来小莲那时就知道她自己已经有了我的骨肉却还是没有告诉我,因为她只是想给我足够的自由。

 其实我的这口箱子里装的不过是她的木牌位和一瓶她的骨灰而已,因为我要实现我对她发的诺言,我要带着她浪迹江湖。我要把她的骨灰洒在她生前十个最想去的地方.而我每次杀一个人后拿到钱的时候我都会带她去一个她曾经梦想去的地方,然后洒下她的骨灰。

 (三)

 我不知道柳韧絮是怎样找到我的,也没有人知道柳韧絮到底是不是她的真名?只是江湖上的人都喜欢称她为“柳夫人”。她是“烟雨搂”的老板,“烟雨楼”是一家很大的妓院。她本不是江湖人,但却偏偏对江湖上所发生的事情十分的了解。她本可以算得上家缠万贯,但从我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过得并不幸福。在她倾城倾国的容貌里有着一双很是忧伤的眼神,这种眼神是我从来都没见过的。她找我,不过是想让我替她杀一个人。她要杀的人却是和我一样神秘、有名的却天生喜欢救人的人,他叫“败柳”。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杀他,她只是对我说,“只要你杀了他,我就给你一百两黄金。” 其实我并不想杀“败柳”的,但是我还是答应了柳夫人。因为几年前我就想知道:是我的“追魂剑”厉害还是他的“败柳”更厉害?他是继我击败“楚天狂后又一个百年难逢的对手。

 我还是按照我的习惯先通知我要杀的人:“败柳”。可是当我见到这个人时候,我忽然变得没有像我以前要杀人时那么有信心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很吸引人东西,可是他却偏偏能给人一种威慑的气息。在他那双锐利的眼睛里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孤独和寂寞。他的右手里稳定而有随意的拿着他那看起来并不起眼“败柳”。

 败柳看见我的时候慢慢的问了一句,“你就是要来杀我的“追魂剑客”吗?”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 然后他问我,“你觉得杀和被杀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我看了看我的剑然后不慢不快的说道,“杀一个人虽然能给你带来**,但同样会给你带来心灵的不宁。但被一个人杀,你就可以觉得很解脱但却会很遗憾。因为一个最怎么绝望的人都有他生前人生里最美好的回忆。” 我接着问他,“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吗?” 他笑了笑,“也许在别人看来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但对我来说却还是分文不值。” 我也笑了笑说,“果然与众不同。”

 听了我的话后他忽然沉默一下,然后他的眼睛望向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

 沉默片刻后,他对我说,“今晚你能陪我一起喝酒?” 我有点惊讶,他居然要请一个要杀他的人喝酒,但我还是点了点头。然后他就买了三坛“竹叶青”和我坐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也许是我们喝了太多的原因,我们都说了许多以前我们从不向人提起的话题。他说他曾经抛弃了一个他非常喜欢的女人叫**,他说以前每当冬天大片大片雪花飘起来的时候,他们都会一起在他们的“梅花山庄”里看梅花。那是一个洁白剔透的世界,大片大片的雪花和大片大片的梅花交融在一起,久而久之你就再也分不清楚哪朵是雪花哪朵是梅花了。他还说那是他们人生里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了。

 然后我问他,“那你为什么还要抛弃她呢?” 他说,“曾经有个算命的给我算过命,他说我命犯孤星,他还说我会克死我身边至亲至爱的人。一开始我并不相信那人的话,直到后来我看着我的父母都因我而死后我也不得不信。” 我说,“也许你爱的人觉得能死在你的怀里才是最幸福的呢?” 说完这句话,我忽然又想起了小莲。

 败柳摇了摇头,“能活着生活的人为什么要放弃生命呢!” 然后我问他,“那她现在呢?” 他说,“很多年前,我曾经也偷偷的回过梅花山庄,可是她却已经离开了那里。我看见的只是她在门上写了一首李后主的《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我听了后问他,“你所说的**其实就是后来江湖人称残花的人。” 他点了点头,“其实我每次救人不过是为了她,为了给她减少一点罪孽,希望老天不要太怪她。” 然后我们都沉默了,也许是我们都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后他就企求我,“如果我明天死在你的剑下,能否把我的尸体安葬在梅花山庄里。” 接着,他就告诉了我有关“梅花山庄”的具**置。

 次日,当旭日从东方升起的美文欣赏app推荐时候,我们来到了天山之颠的一个很安静的地方。因为我不想任何人打扰我们的这一战。在我拔出我的“追魂”的时候,败柳也亮出了他的“败柳”,残秋的阳光透过树林里并不茂密的叶子照在他的双眼里。他的眼神依旧是那么锐利而又孤独。剑与棒相击时发出了一种孤独而又悦耳的声音,像是这天地间最美妙的音乐。在那一刻我们将我们的轻功步法和招式都发挥的淋漓尽致。只有在此时,我才知道我自己并不是一个杀手,我也是个受到威胁,一不小心就会被击败的人。只是我知道他的棒并没有杀气,而我的剑杀气则越来越重。

 直到最后,我的剑刺向他的“中腕”穴连我自己都无法将他收回。我的剑逐渐深入了他的肌肤,我甚至可以感觉到我的剑即将刺穿他的整个身体。可是就在这时,我发现我右手的“合谷”穴被他的“败柳”击到了,然后一阵麻麻的,再然后我的剑就脱离了我的右手。我从不相信我的“追魂”会脱离我的手。我知道我被败柳击败了,因为他的“败柳”永远有一股我的“追魂”所无法比拟的正气。可是也几乎在同时,败柳用我的“追魂”深深的刺入他的“中脘”,然后刺穿他的整个身体。

 在他快要倒下去的时候,我看见了柳夫人突然出现抱住了他。她大声的对他说,“你为什么又要这样做呢?” 她说话的声音很嘶哑。败柳此时却淡淡的笑了,“能原谅我吗,我只是个命犯孤星的人,我离开你只是希望你能永远的活着…… ”柳韧絮依旧在哭,“不要再说了,我们现在就一起回到我们的梅花山庄。等冬天雪花飘起来的时候,我们再一起看雪白的梅花在雪白的世界里飞舞……”

 后来,我就看着柳夫人抱着“败柳”慢慢的消失了。看着他们逐渐消失的背影,我忽然好嫉妒他们。因为小莲连死的时候都不能被我抱着。与此同时,我也明白了“**”、“残花”还有柳夫人其实不过是同一个人而已,只是她在不同时间里以不同的身份出现。

 (四)

 次日,我把小莲的骨灰的一部分洒在了天山,因为这是她生前第九个想要和我一起游玩的地方。之后我就离开了天山。从那后我就再也没见过“残花”和”“败柳”两个人。再后来,江湖上就传出是我杀了“残花”、“败柳”和柳夫人三个人。所以,从此江湖上有很多人对我恨之入骨,也有很多人对我感激不尽。而我依旧背着我的箱子朝着长白山的方向走去。因为天池是小莲最后一个梦想和我一起游历的地方。到了天池后我就会把小莲的最后的骨灰洒在那里。然后我就会在长白山找个偏僻的地方再安放好小莲的牌位和她一起隐居在那里。而我再也不知道江湖上的人是怎么形容我的消失的?

 【作者的话】此故事是我写于2007年左右,现在读起来觉得有些幼稚。
 (文/倚窗听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