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夜完整版在线观看 《水泄不通》金银花

 刘悦欣继续计划道:“然后按刚刚说的就去看电影吧,好不青青?”

 “好。”戚青青点了点头,开始思考,“对了,最近电影院上映了一部那个叫什么来着,一个喜剧片他们说特别搞笑,正好散散心,那叫什么名字啊?”

 刘悦欣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哎呀,我忘了。一会去了电影院就知道了,票房估计都满了呢。”

 “青青你傻啊,票房满了,咱俩咋看啊。”

 “噢,也是啊,没事一会去了看看,看不了看别的,电影院又不缺电影。”

 “不然看鬼片?”戚青青提议。

 她知道刘悦欣最害怕的就是鬼片,只是不知道时隔这么久,刘悦欣的胆量有没有提高。

 结果还是在戚青青的意料之中,刘悦欣赶紧摇头拒绝:“啊,不要啊,我最怕这了,不看不看,你要看你自己去看吧,我不看了。我记得上次,看鬼片,没吓死我,当时吓的我就大叫,还好电影院里的人多,不然我这种胆小,还看鬼片还乱叫的,他们不要骂死我。”

 听了刘悦欣的话,戚青青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哈哈,谁让你胆小你还看鬼片,叫你自挑战,哈哈哈。”

 刘悦欣紧接着翻了个白眼,“哼,我不理你了。”

 “哎呀,你看你呢毛毛胆,逗你的啦,不看鬼片,看喜剧,一会可别爆笑了。”

 “哈哈,就要爆笑的感觉呢。”

 “你一会别笑哭了就好了,不然我可没带卫生纸。”

 “好好,放心放心。”

 戚青青拉着刘悦欣走到一家饭店前,戚青青对着刘悦欣说:“欣欣,欣欣,就是这里。我已经想来这里吃很久了,现在终于有个机会了。”

 不等刘悦欣反应,戚青青就把刘悦欣拉了进去,刘悦欣回过神来,无奈的看着戚青青,对她说:“行行行,我请客,让我们青青吃个够。”

 “哈哈,就知道欣欣最好啦!”戚青青或许是和刘悦欣呆久了,也没有了当初的羞涩。反而是大大方方地接受了,因为刘悦欣知道,戚青青之前的家庭不是很富裕,这些的东西,都很少接触。

 刘悦欣和戚青青吃完了好吃的,就去看了场电影,看完了电影后,戚青青一脸激动兴奋地抱住刘悦欣的手,对她说:“欣欣,你对我真好,你真的是我交到的最好最好的一个朋友了。”今天这一天,我心情好多了。

 “青青,你可别这么说,你帮过我的事情可不少,而且你也对我那么好,你也是我交过的唯一一个真心对我的朋友,在家里,我有一个待我不好的姐姐,在外面,又因为我的身份,所以他们处处都只是讨好我,巴结我。却重来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真心的对我好。”刘悦欣对戚青青说。

 戚青青听了,紧紧地抱住了刘悦欣,“那当然咯。”

 刘悦欣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个抱着她的少女,“青青,走吧!我们去看看衣服。”刘悦欣对着戚青青说新青年《青春》原文,她们两个人手拉着手走到一家服装店旁边。
 刚一进去就见到刘悦然和傅彦泽,戚青青下意识就一脸怒气地要冲到那两个人的面前。刘悦欣见戚青青这个样子,赶紧拉着戚青青打算转身离开。刘悦然却以为刘悦欣是因为羡慕她,叫住刘悦欣当众和傅彦泽秀恩爱,刘悦然抱住傅彦泽,撒娇着对傅彦泽说:“彦泽,我想去那个服装店看看,你陪我去看看嘛。”

 傅彦泽看着眼前撒娇的刘悦然,一脸宠溺,又转头看向了另外一边的戚青青和刘悦欣。眼里闪过什么,继而又宠溺地对自己身旁的刘悦然说:“好,都听你的,悦然。”

 刘悦然似乎是怕戚青青和刘悦欣没有听见,又故意大声地说了一声:“嗯,我就知道,彦泽对我最好了!”

 接着,还故意地在傅彦泽的脸上留下来了一个口红印,刘悦欣没有理刘悦然,自顾自的拉着戚青青往另外的一个服装店里走,“欣欣,你怎么不让我上去打那个**一巴掌。”戚青青一脸气愤地说,

 “青青,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着想,但是,你是知道我姐姐的。若是你再惹了她,她就会一直咬着你不放,会一直为难你的,而且傅彦泽是我的过去式,他和谁在一起怎么样都和我没要关系。我不想你因为我被扯到这样子的事情里面来,青青,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受伤……”刘悦欣看着眼前那个气愤的少女,她仿佛下一秒就能把刘悦然撕个粉碎,刘悦欣庆幸,庆幸她自己交个了为她着想的知心朋友,

 但是她,实在是不想让她唯一真心对自己的最好朋友受伤。“欣欣……”戚青青一脸担心地看着刘悦欣。

 “可是这样下去的话……”

 “我没事,青青,刘悦然不就是以为我还爱着傅彦泽那个人吗?不就是想看我看到这个场景后气愤地离场吗?我还就偏不如她的愿。”

 还没有等到戚青青说完,刘悦欣就打断她说道:“因为,她太了解她的那个所谓的姐姐刘悦然了。”刘悦欣带着戚青青在另外的一个服装店里精心挑选着衣服,刘悦然见刘悦欣这样,以为是见效了,但是她认为刘悦欣真的还爱着傅彦泽,但是看着傅彦泽这样对自己,刘悦欣肯定受不了了。

 哼,既然你还爱着彦泽,那就好办了。正好借此警告你一下,彦泽是我的!刘悦然在心里暗暗想道,手里挽着傅彦泽的手不由得一紧,随后对傅彦泽说:“彦泽,我们要不要去那家服装店看看啊!这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好看的呢。”傅彦泽听了后,看了看对面服装店的戚青青和刘悦欣,宠溺地对刘悦然说:“好,都听悦然的。”

 “哈哈,就知道彦泽对我最好啦!走吧!”

 随后,刘悦然就拉着傅彦泽的手向着刘悦欣和戚青青那边走去,正巧,此时的刘悦欣刚刚从试衣间里面走出来,这是的刘悦欣,换上了一件浅紫色的礼服一般的小裙子,整个人看起来似乎更加令人感到怜爱,戚青青见刘悦欣这么好看,便说:“哇塞,欣欣,你真的好美。”

 刚从那个服装店中过来的刘悦然和傅彦泽正巧听到戚青青的这一赞叹,被她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傅彦泽刚一抬头,就瞧见了刘悦欣那小巧,令人怜爱的模样,眼中不觉的闪过一丝惊艳。
“你也去试试吧。”刘悦欣将一套衣服递给戚青青。戚青青想试一下又不要钱,就试衣服去了。

 “妹妹,这件衣服还真是适合你。呢”刘悦然虽是嘴上赞美,可脸上丝毫看出不刘悦然在赞美刘悦然,反而有几分嘲讽的意味。

 刘悦欣所在的服装区是高档VIP的,里面的衣服有男装也有女装,都是意大利纯手工制作,当然价钱不会太便宜。

 一旁的服务员见刘悦然夸赞刘悦欣也连忙走过去,掐媚的说,“美女穿这件衣服真的很好看,而且这些衣服都是本店的最新款啊。”

 傅颜泽皱眉,然后看了看刘悦然,他跟过来当然不是挑衣服,他只是看见了悦欣,最近听了很多关于她跟贺楠竹的传闻,他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做了贺楠竹的情妇。

 刘悦然有些不悦,不过还是强忍过去找刘悦欣的麻烦,对服务员说了一句,“我先自己看看衣服,你去忙吧。”

 服务员见此,以为两人不是来挑衣服的。对此,语气也有些不屑了起来,“哦,那您慢慢挑。”

 然后踩着高跟鞋走了。

 对于她来说,不买衣服的,理她干什么,没钱还装大头。

 莫名被无视跟不屑的刘悦然,这里的服务员,态度居然这么差!

 心里顿时升上了一股气。

 不过想到可以去捉弄一下刘悦欣,心情也好了很多,然后迈着步,两人就这么过去了,嘴角微微扬起。

 她就是要看这个**落魄的模样,她不是很爱傅颜泽吗?不知道此时刘悦欣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站在她这里,究竟是什么反应!

 想到这里,刘悦然得意的勾了勾红唇,华丽得体的衣裙穿在身上,显得她越发迷人,像是一个可以勾走人魂的狐狸精。

 可是刘悦欣却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刘悦然,直接无视二人走到一旁,然后在旁边的衣架开始挑选起了衣服。

 刘悦然见刘悦欣并没有理会她,气不打一处来,该死的**!居然无视她的存在。

 难道没有看到这里有人吗!

 就在她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不远处的更衣门缓缓打开,一声又一声的抽气声在耳边响起,刘悦然顺着目光看过去,只见更衣室面前站在一个青春靓丽的女人。

 洁白的运动鞋,宽松的牛仔裤,飘飘然的衬衫带着出来时的微风徐徐飘起。

 姣好的容颜,在衣着下称的越发美丽。

 戚青青第一次穿这种类型的衣服,见有那么多人看着她,她心里有些紧张,然后一双猫眸可怜兮兮的看着刘悦欣,一副等待评价的模样,着实可爱。

 而刘悦欣明显把旁边两个当成空气人,根本不搭理他们,只是自顾自的对戚青青满意的点点头,随后秀眉微拧,轻声问:“怎么啦?不好看吗?”

 戚青青有点纠结的看着她,声音吞吞吐吐,“嗯……好像感觉少点什么……”

 刘悦欣抬头,对戚青青全身上下看了看,随后摸了摸下巴,沉思道,“我觉得挺好的。”

 刘悦欣就当眼睛看到那头有些微乱的头发时,突然眼睛一亮,打了个响指:“把头发绑起来,坐到化妆台上。”

 戚青青有些纳闷儿,不明白自家好闺蜜想要干什么,不过想到欣欣绝对不会骗她的,于是很自然应下。

 抬脚走到化妆台,经过刘悦然两人的时候,先是震惊一下,最后很迅速转化成了恶心。

 两个搅屎棍,真是走到哪里都能遇见这对狗男女!

 刘悦欣挑了一个发圈,随后走向化妆台,经过他们的时候,都不曾回头一望。

 刘悦欣率先给自己补了个淡妆,使的原本就精致的小脸变得越发完美。

 把戚青青的头发梳直后,用发圈绑上,一个可爱的丸子头即可成型。

 今年流行凌乱美,正要把头发弄糟一点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喂,刘悦欣,你到底是怎么勾上贺总的?”

 刘悦然终于忍不住,这两人真的是理都没有理她一下,真是气死她了!

 见她又是一次无视了她的话,怒火砰砰砰的往上涨,嘴里膨出了更难听的话。“问你呐,有脸勾搭没脸承认?你妈这是没有教你什么叫做矜持啊!难道刘家还养不起你,非要去找个金主保养当二奶?”

 一旁的傅颜泽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选择了沉默,但是一双眼睛确是紧紧的看着刘悦欣,似乎是在期待她的答案。

 “你以为你是谁,我没做过为什么要承认?私生女就是私生女,上不台面。”刘悦欣转头,藐视的神情在脸上尽现,即使身着简单的服装,也不能挡住她那与生具来的高贵气质。

 刘悦然脸色一僵,登时被气得打不过一处来,她最讨厌别人就是说她私生女。

 刘悦欣那个**不就是比她投了一个好胎吗!都是姓刘,她身边凭什么能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围着她转,傅颜泽,贺楠竹,上官家霖,怎么全都围着那个**转!

 她刘悦然样样都比她刘悦欣好吧,比她有钱,比她有料,比她受人欢迎好吧。

 不过……

 属于她刘悦欣的,她都会抢过来!傅颜泽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刘悦然狠狠的看着刘悦欣,眼睛里渗出阴毒的浓光,仿佛要将刘悦欣吃了似的,旁边的傅颜泽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看了一眼刘悦然。

 发觉傅颜泽看向自己,刘悦然连忙垂下眼睑,遮住眸中那抹一闪而过的毒光。

 然后轻笑道,“我上不了台面,也总比赶上去当然情妇的好,真不知道,这样自甘**的人是怎么当上悦欣公司的继承人的。”

 越来越不堪的话语从刘悦然口中说出来,站在一旁的戚青青终于看不下去,“你胡说些什么,悦欣才不是这样的人!”

 戚青青冷笑一声,继续嘲讽道:“堂堂刘家美女,出口竟然这么粗鄙,难道你们这些自诩上层社会的人,连我都比不上吗?你说了这么多,你才是自己说的那种人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