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竟是一场梦

不过眨眼一念,所有都失了模样,道路陡立,与路面成45度角,跌宕延伸着。

不停的驻足搜寻,不曾想那一片绿叶,一缕炊烟,此刻也成了奢望。

没有层层建筑的阻隔,光线越发炽热起来,寂静中,只有悠长的影子,伴随着哒哒的脚步声。

坐在倾斜一端才发现,这样的旅途,竟蜿蜒盘旋了不知多少个日头。

嗓子干涩,肚子也开始叫嚣,那又怎么样呢,还是快些走吧,如若不然,下一刻就是横尸荒野!

走吧,走吧。像是将被一张巨大的黑幕包裹,一层层,折磨着那颤抖的心弦。

好累,她蹲在地上,用那坚实的手臂,交叉拥抱着双腿,发青的嘴唇说不出话来,口型大概是说,还有多久才会到达之类的吧。

风儿瑟瑟,缠绕起她的秀发,划过脸颊,慢慢渗入眼眶、眉间。

朦胧中,似乎有东西惊扰了安眠,叮咛了几声著名散文节选,张开了双眸,原来不是梦,又一**程开始了。

拍拍身上的尘土,不知道在想什么。猛然回头,看着悠长悠长的道路,终究归结为无言。

转身时,只深深觉得,少了太多牵绊,或许一切本就在不言中吧。

匆匆地,匆匆地,不记得多少次的日升日落,最前方的半坡下,陡然出现了一个木屋,木屋正中央,分明是只骆驼。

很奇怪的存在,这样的地方怎么会有骆驼生活?那应该也会有人吧,,她自言自语道,如水的眸子下,继续大步向前走着。

走着,走着,一切都散了,前方一片虚无,看不到痕迹。

你的眼泪像一颗琥珀,融化了这世间的落寞……是谁?是谁在唱歌?一声声,一阵阵,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她用力的听着,不曾想,睁开的却是眼眸,原来是梦,原来竟是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