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腊月年味浓 儿时的年味

最是腊月年味浓,过了腊八就是年儿,离过年越来越近了,年味儿越来越浓,​记忆中的腊月,有着太多美好的期盼,过去的一年实“鼠”不易,就让我们在这个腊月,期盼着新年的幸福安康,在这个腊月的欢乐祥和中,祈祷着新的姚笛和文章一年梦想成真!

往日过年总是在炮竹声中开启岁首,从匆忙的腊月到过年的这一段时间是小时候最渴望的,因为一切为过年准备,一切为过年匆忙,在小时候的印象里最深的便是杀猪,每每到腊月初六以后就进入了“杀猪”的正式程序,那时候一大早街上时不时便传来猪的嘶叫声,猪被绑在平板车上送往屠宰场,屠宰场都有专门的人负责,收取一定的费用,然后就是把活猪屠宰,整个操作过程我都亲眼目睹过。

当谁家杀了猪有了猪肉那就是幸福的事,接下来煮肉、炸肉、腌肉一条龙操作,等把排骨煮好能吃上散发着浓香的排骨就是人生的一大乐事,过年过年没肉就不是过年,进入腊月满村飘散着浓郁的肉香味,时不时收购骨头的小商贩会在大街里喊“收骨头”,各家个户会把吃剩下的骨头卖给买家,一来清空了垃圾二来收到的骨头又可以重新加工成饲料。随着时代的进步,现在收购骨头的小商贩几乎绝迹。

进了腊月,​便看到了年的身影。游子归家的步伐也开始匆匆起来,哪怕风雪再大,漂泊再远,道路再拥堵,跋涉再艰辛,也不能改变回家过年的信念。

​记忆中的腊月,有着太多无法忘怀的幸福,有着太多美好的期盼,那些都停留在少年时光里,安放在故乡小屋中。

​腊月是飞着舞者飘着的雪花儿;腊月是浓了稠了厚了的腊味;在漫天飞舞的雪花里,大地白了,树木也白了,炊烟袅袅的屋顶,更是白了!

​梅花,是腊月最美的点缀,而腊月里的梅是与雪分不开的,这一点有诗可证“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瞧啊!腊梅枝头那一簇簇嫩黄的花蕾,纵有雪的覆盖,也难掩那缕缕梅香。

​红火、喜悦和忙碌是腊月的主旋律,自酿的黄酒里有着一年的汗水,大红的灯笼让上带着一年的喜悦。调皮的雪花儿落在人们忙碌的身上,年的气息也越来越厚重,即将到来的新春,也有了温暖的情调!

​腊月,有着世上最诱人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烹炸蒸煮的香味。腊八粥和年糕的软糯,热气腾腾,令人垂涎。最勾人魂魄的是炸肉的美味,金黄酥脆的炸肉轻轻一咬,年的味道便在舌尖流连,在心中往返。

​腊月是一幅古朴的年画,幸福和团圆是画的主题,腊月正被浓郁的年味浸染,不论城市还是乡村,吉祥与安康是每一个人的新年心愿!

​腊月里的春联最是鲜艳,挥毫泼墨之间美好的祝愿跃然纸上。上联回首过去,下联展望未来,横批把握现在!

​过去的一年实“鼠”不易,盼望着新的一年能够“牛”转乾坤,惟愿阳光明媚,惟愿繁花似锦!

就让我们在腊月的分分秒秒里,期盼着新年的幸福安康!

在腊月的欢乐祥和中,祈祷着新的一年梦想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