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莲花,不属于我的美好

 1月17日,我恐怕已经再也无法忘记这一天了。那天是高三上学期的最后一次考试,那天是我十几年来第一次上学迟到,那天也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当我气喘吁吁的找到我的考室坐下来,坐在前面的他悄悄递给我一张芳香的纸巾,我接过他的纸巾,然后说了句谢谢,他突然笑了,就是这张脸,犹如一把刀刻在我的心石上,再也抹不去痕迹。

 他的这一个举动,和他那一张笑脸,让我整个寒假都没有过好,我心想着怎么还不开学,开学我就可以见到他了,见到他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记得开学时早已是春天,我看见他穿一件浅蓝色的衬衣,俊秀,挺拔,修长的身子,衣角翩然。当他从我身边走过时,我闻到樱草的淡香,我朝他笑了一下,我以为他会停下来和我打招呼,或者朝我微微一笑,可是他好像并没有看见我,我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空气中,当我再看他时,留下的只有他那早已经走远的背影。

 我突然一阵心伤,莫名其妙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努力的不要自己想他,尽量的不要和他见面,但是命运似乎想要玩弄我。

 一次,我生病请假回家,我下了楼梯朝校门走去,我远远的看见他和一群男生站在树下说话,他和那些男生一样,手中夹着一支烟演员李幼斌的个人资料,我顿时觉得**的那猩红的火星是多么的刺眼。我努力告诉自己,他并不是那么的好。

 还有一次,吃过晚餐,和玩得好的几个同学一起在校园里散步,众女生都说去学校后面的 “情侣坡” ,我跟着去了,当我们走上那个坡时,我看见两个人坐在草地上,他的怀中拥着一个芬芳的女孩,正亲密的说着什么,然后那个女孩咯咯的笑起来,她笑得多么的灿烂,她的笑声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刺耳,我悄悄地转身离开了这个不属于我的两人世界。

 从 “情侣坡”回来,我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上课的时候看着窗外的玉兰开得正好,下课站在走廊里看天空的麻雀浮想联翩,我开始真正的逃避他,我看见他的影子,便远远的躲开。

 我记得是一个月后,学校进行第三次模拟考试,他考了第一名,我不知道抽烟、恋爱和第一名有什么任何的关系。后来,我在学校的宣传栏中看到我和他的照片被粘在一起,不平衡的心一下子宽慰多了。

 但是有一天晚上下自习之后,我看见我和他的照片被揉的皱巴巴的扔在垃圾桶里面,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我默默地捡起两张照片,将它们夹在书中,每次翻来就可以看见他那张笑脸。多好。

 那天以后,我开始拼命的读书,复习备考,整个高三下学期,在晚上十二点之前睡觉那是鲜有的事情,后来,我在考试中一直拿第一,再后来,我参加了一次什么考试,然后被一所高校看中,我没有参加高考,甚至没有和任何人道别,我便悄无声息的走了。

 我还记得离校的那天,我站在教室外的窗口傻傻的看了他几眼,然后被母亲拉着走了。从那以后,我就一直没见过他。

 几年后,我大学毕业了,四处向高中的同学打听他的消息,我听以前的班长说,他高考没有考上大学,他被一家杂志社聘中,然后一直在写诗,后来他的第一部诗集出版了。我问班长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班长说没有。

 于是,那天我去了书店,看见了他的书,然后买了下来,我甚至还将我的地址告诉了书店的老板,我告诉老板说如果有他的新书,就第一时间寄给我。

 从书店出来,我惊奇的看到那个曾经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我走上去打听他的消息,他朝我笑了笑,然后带我去了她家,一进房门我就看见了他,他正坐在书桌前写诗,他的脸上已经有了胡渣,一个小孩跑到他的跟前,亲昵的叫着爸爸,我顿时一阵头热,我尽量保持自己的笑容。

 当他看见我时,他以为我是他爱人的朋友,于是起身去泡茶,我笑着对他说你不认识我吗。他将我打量一番,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他已经完全不记得我了,我将那一次期末考试的事情告诉他,他翻着眼皮想了想,然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他根本记不起我了,只不过是给我留面子罢了。

 回到家里,我翻开他的书,第一首诗是这样的:

 “ 在一个陈旧的冬天/似乎没有阳光/那是我最美好的年华/我曾深爱一个人/只是我们之间/似乎没有太多的故事/就像一张空白的纸……”

 我顿时觉得眼前一阵模糊,滚烫的泪水打在他的书上。我痛彻心扉的意识到,我是多么的愚笨,我们之间注定没有太多的故事,最终只是一张完美的白纸而已。

 我想起这样一段话,“ 无论我是幸福还是忧伤,他只能是我青春的信仰,却不是我爱情的方向,他只能是我记忆里一朵莲花,绽放无边无际的绚烂,那都是不属于我的美好。”

 也许这句话真的验证了我们之间的故事吧,他是鲜花,却不是属于我美好。那就这样吧,再爱都要曲终人散。

 这样吧。

 【作者的话】作者以女生的角度来描写一个真实的故事。
 (文/初晨)